1993年,初出茅廬,始積跬步;

2003年,擇定古玩城披褂營張,并徜徉雅玩書畫、紫砂陶瓷等大成小器之中,井養汲古;

2008年,殫精竭慮的思索之后,志斌齋主擬定主攻方向,選定春城青怡坊,打造汲古齋紫砂高端旗艦店;

2010年,又擇曲徑通幽的沁園春茶城,創辦汲古齋紫砂藝術館;

2013年,汲古齋當二十而成人之季,向國家工商總局注冊了"汲古齋"商標,以彰其志、以正其名;

同年,汲古齋審時度勢,由傳統經營向信息通道拓展蛻變,披荊斬棘,擁有了自己的官方網站;

2014年,在壺朋藝友的簇擁熱捧之下,汲古齋潛心打造了特色鮮明的紫砂行業網站——"壺朋網";

同年,在淘寶網絡平臺,創建了自己的網絡店鋪——汲古齋茶器,仍舊堅持"好東西用品質說話"的經營理念;

2015年,創辦《汲古齋晚報》,開始了陶瓷文化宣講之旅,旨在資源共享、文化傳播、藝術交流;

2016年,汲古齋進軍天貓平臺,打造中國紫砂、陶瓷高端旗艦店,牽手阿里巴巴國際站,鎖定了品牌跨境電商業務;

同年,汲古齋創建了自己的窯口——汲窯,用品質精良鑄就金字招牌;創辦了"汲古齋茶館",融就了文人雅士的灑脫;

2017年,"汲氏百貨"正式上線,傳承堅守之心,匯聚大國工匠,精工之物攜中國情懷融入全球貿易;

同年,汲古齋正式簽約安徽國潤茶業有限公司,將"潤思祁門紅茶"引入東北市場,成為長春市指定總代理經銷商;

2018年,汲古齋創建自媒體,入駐抖音和今日頭條平臺,齋主人稱"汲老",短短四個月,粉絲突破7萬大關;

2019年,汲古齋始建"汲老陶瓷藝術美學空間"設址宜興,在原產地成立研發中心,鞏固汲古齋品牌,建立陶瓷手工體驗、文化觀光的私房旅行線路;

  • 白潤如脂,寶光流轉——我...
  • 云萬疊,寸心遠——記我認...
  •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 亂花漸欲迷人眼,當下紫砂...
  • 稻花香里說豐年,聽取蛙聲...
  • 眾望之歸,汲窯正紅
  • 白潤如脂,寶光流轉——我與豬油凍的深遠情緣

    我最初接觸“豬油凍”,源于尚古堂的鄭魁方老先生。那是20多年前的事了,鄭先生和我同在古玩城,那時汲古齋初出茅廬,而鄭老先生已經是收藏界赫赫有名的“凍石之王”了。凍石晶瑩潤澤,是雕刻工藝品和印章的良材,也是質地細密、石形不易變、石色不輕改的深奧飾物。我時常去鄭老先生的店里坐一坐、聊一聊,那時的鄭老先生已過花甲,正是和我現在一般的年紀,積淀了半生時間來鉆研凍石。那時一起聊天的還有《大草賦》的作者王同山先生,凍石、書法、紫砂,我們仨被稱為收藏界的“鐵三角”。這事已隔20多年,但我每每想起初遇“凍石”的歲月,心中猶然激動不已。

    222.jpg

    萬緣分定不須顰。也許這一生注定和“凍石”有緣,在鄭老先生的影響下,我對凍石也產生了濃郁的興趣,閱讀了大量關于凍石的書籍,還請鄭老先生來汲古齋給我和高端粉絲講了很多關于凍石的課程。現在想來,真的感謝鄭老先生的垂愛,那是中年時代的一份精神食糧,我陷入了對凍石中壽山石的研究,壽山石有許多白色的品類,豬油白壽山石是我最傾慕的,它的白溫潤、細膩、綿密、蘊含寶氣,還可以在白色的外表下看到細膩的紋理。這也讓我聯想到了東北人進入臘月后殺年豬的傳統年俗,那時,十里八村的親朋好友會齊聚一堂,熱氣騰騰地吃上一番,剩余的豬皮用來“熬皮凍”,熬好的皮凍上有一層油油的白脂,吃起來卻軟嫩Q彈,勁道爽滑。

    以致十幾年后,我在福建德化,看到白瓷,好像一下子見到了昔日最要好的伙伴,它們全熱烘烘撲到我身上,不亦樂乎。德化窯以白瓷著稱,它的豬油白興于明代,胎釉中含鐵量低而含鉀量高導致燒成后油光溫潤,胎白質堅,有隱約可見的乳白色而得名。那時結識了德化瓷的大家胡老,記得我們一起欣賞林魁殿大師的豬油白作品“惠安女”,我仔細發掘著它身上每一個細微的特征,它以豬油白為材質,瓷塑造型、技藝、材質、釉色、燒制技藝都自成特色,堪稱是中國傳統制瓷工藝中的珍品,尤其釉色乳白如凝脂,透光度極好,呈現出名窯氣質的豬油白。后來,我將“惠安女”分享給好友老江了,但還好拍了很多照片,時常拿回來看看,常憶常思,一直沒能忘懷。

    360截圖16530707136139.jpg

    前幾天,我到了龍泉。按照慣例,我每年都會到大師園或者高端的大師家里走一走。今年由于市場的變化,我也在尋找和汲古齋深度合作的大師,因為我今年預備創辦一個陶瓷禮品公司,公司要走高端商務禮品和大師對接的路線。其實,我想大師做商務是一個進步,對消費來說也是一種普惠,能把陶瓷產品、商務禮品和大師作品有機地結合起來是在新時期選擇的一個新的發展方向。在商場上摸爬滾打三十多年,使我深深地感覺到,無論做實體店也好、做電商也好、做自媒體也好,任何一種銷售模式都是產品為王、渠道為王,這才是商業的硬殼。在這個發展思路的指導下,到龍泉后,我首先把龍泉的訂單交給了徐建新大師。得空我又自己暗訪了龍泉的整個市場,也想找到一些新的發展亮點。在無意中,我找到了王文老師的店,看到了王文老師的作品“豬油凍純手工茶杯”,它溫潤自然的觀感、細膩柔滑的觸感,仿佛是一件有溫度、會呼吸的器物,莊重典雅,矜持內秀。我被驚得眸子發亮,心中發生陣陣驚嘆,龍泉怎么會有豬油凍呢?竟也和德化豬油白有異曲同工之妙。當時王文老師沒在店里,我簡單地和他的店員交流了一下,留了電話號碼便離開了。我又順著街路走了幾家店,也有豬油白的作品,但始終覺得缺少了一點什么,便悻悻離開了。這時,王文老師的電話打進來了,約了下午2點見面。

    4.jpg


    111.jpg

    見面后講真話,開始聊得不是很開心。汲古齋幾十年做全國各大陶瓷區的高端產品,品質、服務有口皆碑,我感覺一般人對汲古齋應該有認知,但是王文老師可能在這個行業做得也很棒,也不知道我就是汲古齋的老頭兒。他問我拿多少貨?我微微一笑,說,拿多少貨是事兒嗎?他的意思是說因為批發嘛,需要設置門檻,但我覺得他在這個問題上的認識所有偏頗,便亮出了我的觀點。很多好的東西,尤其是藝術品不能以量取勝,而是要以品質為王,以品牌為王,以文化為王,以現金為王,就如同樹木的生命不是看它長多高,枝葉多茂盛,而是要看根兒有多深。做事業也一樣,不要看它發展多快、多忙,而是要看它生存多長。現在,我們處在講求品質和質量的時代,無論企業、個人、品牌都要有一個生命周期,都要有一個生命的基因,這個基因不在,僅憑快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另外,我說,拿貨量不能代表什么,它只是曇花一現,很多創業者懷著夢想到這里選擇了很多杯子,一次拿貨五十萬、一百萬,甚至承諾拿貨幾百萬,在這個問題上,我只能說他不懂,初生牛犢不怕虎吧,市場不是這么培育的,他不知道未來的艱險,市場需要什么要素來整合,市場需要培育,需要鋪墊,需要開發,在不懂的時候進那么多貨,簡直就是一個狂妄者。談到這里,我又跟他講一個道理,我說一個商家,特別是一個大家,他能玩十年的就是優秀的,這一點不容質疑,十年本身就是一個標簽,就足以說明企業的誠信度、經濟實力和商家的經商之道。王文老師眼睛一亮,他問道,為什么您要拿“禪定杯”和“聞香杯”兩個器型呢,我還是微微一笑,因為此行之前,我就想好了推廣和眾籌的方案,只是含蓄的沒有直說。這次我準備推廣豬油凍,禪定杯和聞香杯是最好的選擇。因為任何一次推廣和眾籌一定是一個事先有準備的過程,眾籌的產品要有文化、有故事、有藝術特點,還要價位適中……王文老師說,這次,我遇到高人了。接下來,我們的談話柳暗花明,非常愉快,離別前,王文老師要請我吃飯,因為當天晚上答應了徐建新大師的宴請,我們約在第二天共進晚餐。

    360截圖16331125918888.jpg

    晚宴時,王文老師很熱情地找了六位龍泉的知名人士,也請來了徐建新大師夫婦和葉梓老師夫婦。我們把酒言歡,不醉不歸,后來的稱呼已經由汲總變成汲老,再變成汲大哥了。“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盤珍羞直萬錢”我們的相處越來越親切,合作也自然而然地完美談成了。

    360截圖16421029725262.jpg

    一回憶著一拈看,便似花前重見面。今天,做一場眾籌豬油凍的活動,我想起了二十多年前的老友鄭老先生、王同山先生,想起了遠在德化的胡老,這是人生的意蘊;更想起了曾經翻閱藝術畫卷,給我印象最深刻的骨架和主線,一是大師們迷人的個性與絕世的才華,一是藝術嬗變過程中表現出的創造精神,尤其是后者。在今日之龍泉,我驚喜地看到了耳目一新的面貌。龍泉,除了瑩潤青翠的梅子青、天藍之美的天青、裂片層疊立體的冰裂紋、散發酥油氣韻的傳世哥窯,還增添了新的元素——豬油凍,新一輩的年輕人了不起,他們鉆研工藝、研究釉水、利用互聯網平臺銷售,樣樣都做得都非常好,這是很不容易的。我想,這是他們對文化的深情,如我初遇凍石時是一般模樣!

    作者:汲志斌

    庚子年冬于汲古齋

  • 云萬疊,寸心遠——記我認識的第一把紫砂壺

    本文作者 汲志斌

    一個人,遲早會經歷一次極大的改變。這改變也許是邂逅一個人,隨眼波流轉,淺笑蔓延;也許是篤定一段情,任春風暮野,霍然心動。而我,三十年走在蠡水河畔尋找,看層云萬疊,深深癡迷于紫砂,情愿浸潤在質樸的泥土里,用半生度量傳統文化的嶙峋一角。常常有人問我為何做這樣的改變?我笑而不語。今天,在一個陽光明媚的秋日午后,我想解開這個深藏了快40年的秘密。

    360截圖16571228487454.jpg

    本文作者 汲志斌

    說來那是1982年年底的事了,那時我剛從部隊轉業分配到供銷社基層的日雜倉庫工作。我作為倉庫領導需要值夜班,有時就想看看電視,當時不是家家都有電視的,即便是黑白電視,也沒幾家能買得起。當全城空巷地在看電視連續劇《霍元甲》的時候,我著了迷似的到了一個老師傅家。記得他是公私合營過來的老日雜,為人謙和,總是笑瞇瞇地,很好接觸。那時他家有一臺黑白電視,為了看《霍元甲》,我們便主動到了他家,他總是很熱情地給我們沏一壺花茶,當時我看那茶壺壺身筆挺、壺嘴剛勁,有著古銅色的皮殼,包漿溫潤,銅把被磨得锃亮,是一個老物件了。后來跟老師傅聊天,我才知道那把壺叫洋桶壺。也就是那把壺,撬開了我最初探索紫砂的欲望。后來,在我從事紫砂行業的很多年后,我還惦記著這把壺。因為老師傅已經過世了,我和他的子女相處得特別好,他們又是我的部下,所以多少年來,我幾次想用錢把它買回來或者用幾把壺把它換回來,都難以開口。一來我是他的領導,有向下屬討要之嫌;二來那是老人家的遺物,我不可以奪了后輩對老師傅的念想,思量很久,我也就漸漸放棄了擁有它的念頭,但是這把壺至今在我心中依然是完整地存在。也許真的就是因為人生初見,愛而不得,它是我認知的第一把紫砂壺。

    汲古齋藏品 《洋桶壺》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有時候,也許愛而不得才讓人久久難忘。這種焦渴,就像遠行者對故鄉的依戀,流浪者對離散親人的查訪。紫砂的魔力,讓我在千里之外的生僻角落,對它報以癡心。悄悄打開一扇窗,我開始用自己的方法研究紫砂,踏上了與紫砂壺同行三十載的人生路。

    記得那是一個清晨,天邊漸漸飄出幾縷煙跡,我翻開桌邊的小說《上海的早晨》,正好看到了關于紫砂壺的介紹,這是我第一次從書上看到這個名詞,久久難忘,也是我第一次知道了它的產地在宜興,心向往之。沖著那句“壺為父茶為母”,我決心實地去尋找紫砂了。我常流連于日雜店鋪、茶館和老茶莊,因為家里很窮,紫砂壺和我們的生活根本沒有必要的聯系。別說茶壺,我們家就是喝口開水也覺得很講究了,那是浪費燒柴的表現,一般就直接飲用自來水。都說油鹽醬醋茶,而那個時代,茶跟90%的人是無緣的,至少在我生活的北方是這樣。

    360截圖16730222466252.jpg

    本文作者 汲志斌

    再說回到我的工作,后來我分管日雜公司的倉儲,有更多的機會接觸瓷器和紫砂,那時瓷器的比重要比紫砂大得多,紫砂精品更是鳳毛麟角。現在想來,當年的大家都是超乎想象的廉潔,誰也不動公家的東西,一分都不敢動。記得在我結婚的時候,老書記送了我一套景德鎮的茶具,我婉言拒絕了。老書記肯定的說,你會后悔的。但是那個時代,不光是我,我的領導、師傅、同事都是思想單純,一心為公,上班沒有遲到早退的,加班給個面包,喝瓶汽水就是最大的滿足。在我的記憶中,加班從來沒有加班費,正因為思想深處的純潔和高尚,那一代人活得特別有勁,為了一張喜報和獎狀可以興奮得像個孩子一樣。所以在日雜工作期間,對于紫砂壺,我只是看過、摸過,家里卻沒有一把。

    歲月倏而,在時代的變遷中,我主動選擇了下海經商。創業初期,喝得更多的是酒,喝茶非常非常少,迫于生活,只能隨波逐流,但心里卻總是不痛快的,對茶的向往也越來越多。隨著改革開放的春風,我們當地出現了第一個茶城,叫“江南茶城”,一有時間我就去逛江南茶城,盯著一把壺,走過去,看,琢磨,然后再盯著一把壺,走過去,看,琢磨,一看就是一整天,自己在喜歡的天地獨自行走,但是從沒有動手的想法,因為那時候,我一月獎金才有5塊錢。

    汲古齋藏品 《蛋包壺》

    在下海的第十個年頭,我轉型進入古玩城,這個時候接觸的紫砂和陶瓷就比較多了。由于從事這個工作,我擁有了人生中的第一把紫砂壺。它是民國蛋包壺,現在已經是汲古齋珍貴的藏品。在轉行過程中,幾乎沒有迷茫,因為對紫砂壺情有獨鐘,所以第一個就想到了經營紫砂和茶具。因為我是學美術專業出身的,更喜歡書畫,我也深深知道,收藏瓷器是個大頭,但無奈囊中羞澀,瓷器既玩不起也投不起,好的書畫作品根本可望而不可及,加之自己眼力有限,對作品真偽又一時難以辨認,我就把重點放在了紫砂壺上,專心致志地投入到了紫砂這個小眾又小眾的行當。

    為了了解紫砂礦料、調砂以及工藝的各個環節,我決心南下。三十年摸索,我從一個初學者、探秘者蛻變為行家里手,這里的辛苦,飽嘗的心酸是難以想象的。三十年來,我用兩只腳丈量丁山,用辛勞的雙手敲開了一家又一家的大師之門。回想起我第一次踏進丁山,往事還歷歷在目,當時丁山的旅館有20塊錢、也有13塊錢的,為了省錢,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13塊錢的小旅館。南方的冬季,屋里又陰又冷,要比外面還要冷得多,我幾乎凍得一夜未眠。第二天,我和愛人用所有的錢買了紫砂壺,倒車從無錫坐綠皮火車回到了東北,在列車上我們只能吃了點華豐方便面,這里的辛酸苦辣真是一言難盡。

    360截圖16491021364861.jpg

    本文作者 汲志斌

    身后,往事如昨,身前,贊聲如浪。今天的汲古齋在行業里已經小有名氣,大家稱我為“汲老”。這與汲古齋三十年堅守可調、可換、可退的誠信服務不可分,這也是我作為壺商能為紫砂壺的久遠傳播盡的第一份力。心在紫砂的世界中,也常思量紫砂壺的創作,每每有了新的靈感,我便與國大師溝通,一起探討創新創作題材,雖然壺型是傳統的,技藝是傳統的,但我們的思想是不斷更新的,每一次發掘生活之美的角度是全新的,紫砂壺在傳統文化的浸潤下變得越發的豐富和厚重。尤其近幾年,汲古齋在互聯網上聲名鵲起,做文化科普、做網絡直播、做茗壺品鑒……我終于觸摸到了最初的夢,把它變成了現實。

    獨自一人的時候,我常常回想起40年前我對第一把紫砂壺的認知,它改變了我的一生,也造就了我的一生。人生若只如初見,我想,那把洋桶壺就是我“朝辭白帝彩云間”的最初動力,開啟了生命和文化的攜手走過半生。所以,我很想跟也熱愛紫砂的人說,不要蜷縮在物欲的狹隘,打開心扉,身披朝霞,去尋找最初的夢吧!

    作者:汲志斌

    庚子年秋于汲古齋


  •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我與茅臺的一點回憶

    邀月獨酌,對影僅有“花間一壺酒”,銀鞍白馬,少年曾“笑入胡姬酒肆中”,北斗錯落,今夜感懷“對酒夜霜白”……是它,狂了詩仙,成全了英雄豪杰,也成就了流傳千年的酒文化。在這個落葉滿地的秋,我想起了人生中關于酒的一點回憶,宴會酒,請的是歡愉,軍中酒,醉的是雄渾,踐行酒,緒的是離愁,而人生這杯酒,品的又是什么?

    在品類眾多的美酒中,我選中了茅臺來談一談。并非因它是國酒,在1915年巴拿馬萬國博覽會上,它并沒有獲得金獎,而且資料顯示,衡水老白干和山西汾酒的排名都在它之前。我也不是專業的善飲者,能品出它的酸、甜、苦、辣、焦糊等其中滋味。我選茅臺,一來它是大曲醬香型白酒的鼻祖,二來因為它陪我走過了風風雨雨的半生。


    76c4fe9efaae47debad78e4aa4ddb2b4.jpg

    本文作者 汲志斌


    第一次知道茅臺,是在小學課文《赤水河之戰》里看到的。第二次知道茅臺,是在上個世紀80年代末,一部很有名氣的電影《芙蓉鎮》是根據茅臺鎮的場景來描述的。第三次知道茅臺,是在外交部大型外事活動上,聽說過尼克松訪華時,我們用于招待的酒就是茅臺。那時候,我想,茅臺是一種尊貴的、特殊的、奢侈的商品。它不僅是酒,更蘊含了酒以外的更多意義,它把中華酒文化的韻味展現的淋漓盡致,也能讓醉人的芳香飄出國門。由此,記憶中,我對茅臺有了一種夢幻般的假象,仿佛不可企及。


    360截圖16680908527185.jpg

    上海書法家桑仲元先生題字《將進酒》


    第一次真正走進茅臺,是我剛參加工作不久,到一位公司老總家,那也是第一次喝茅臺的記憶。由于那年我工作極為出色,老總很開心,便約了班子成員到他家里坐客,他開了一瓶66年的茅臺,我清楚地記得那瓶茅臺上面貼著一行紅標黑字“千萬不要忘記階級斗爭”,那種茅臺的香溢,讓我只有小口小口地品,完全沒有喝的感覺。其實,當時我也品不出什么叫好,什么叫香,因為一個毛頭小伙子根本就不會喝酒。在這之前,部隊里會餐喝的都是散裝酒,與其說是喝,不如說是灌,借著一種濃濃的戰友情和豪邁誓言,幾乎每喝必多。當然,這其中也有首長的命令,部隊就是執行命令的,喝酒也一樣,故此我喝的第一口茅臺,能對酒的香氣有所感受,大部分來自于我的內心和精神。茅臺不是一般人家能擁有的,工資僅有40塊錢的年代,逢年過節,我們在家庭聚會的餐桌上很少能看到茅臺。那一次,我沒有喝多。第一口茅臺酒的記憶深深刻在了腦海,它是微帶黃色的晶亮透明,是撲鼻而來的醇厚幽郁,是一飲而盡后的不濃不猛,是空杯之后香氣的久留不散。也許就是拿起空杯悄悄聞了一聞,那無窮的香味便飄進了記憶深處,成為了三十多年后我寫此文的一點初衷。

    下海經商后,我在社會的大熔爐里摸爬打拼,那時,除非有重大生意項目、兒女上學、親友工作等重大場合,我才托人搞點茅臺酒票,實實在在地說,真是心疼。它的貴,超出了一般人的承受能力。近幾年,隨著生活社交多了些,我喝過的酒也越來越多,但真正喝茅臺的次數還是極少的,喝茅臺一是跟領導,二是我請別人,總歸是有大事情出現的時候才喝。現在想來,當時喝茅臺的心也是很功利的,與其說是喝茅臺不如說是喝尊敬、喝場面、喝交往、喝身份,作為特供備嘗的必需品,我也一直沒品出其中真味。

    今年,朋友給我介紹了一位酒文化博物館的老總,他專門經營茅臺,打拼了幾十年,把茅臺酒業公司做得風生水起。以茅臺為名片,更以酒會友,結交了天下諸多好友,也獲得了巨大的成功。由此想來,茅臺酒不僅是喝的,它更是一個載體,有著自己的身份和位置。于酒,它優雅細膩,口感回味綿長;于情,它代表著對人的敬畏,是中華民族最高規格的待客之道;于理,它是特殊的禮品,公認的價格有著自身的金融屬性。后來慢慢才知道,茅臺是集資本運作、文化嫁接、金融綁定于一體與社會文化有機結合的產物,參透了這一點,也許之前那些不惑便變得明朗了。


    汲老與吉林省酒文化博物館董事長寧鳳蓮合影


    再說回到最近一次喝茅臺,是在我60歲生日的時候。人一生走過一甲子,風風雨雨大半生已經過去,總想對自己有個交代。生日那天,我誰也沒講,自己選了兩瓶10年的茅臺,約上三兩知己,只想給自己慶祝一下而已。但這一次喝茅臺的心境突然變了,和我60歲的生日相比,茅臺顯得真的很輕,它只是我餐桌上的配角,并沒有往日對它身份和價格的高看。這次茅臺喝得很痛快、喝得很甜、喝得很清醒,幾乎像喝了微甜的礦泉水一樣,沒有一絲的酒意,這時我才真覺得茅臺是好酒,茅臺是甜酒,茅臺是香酒。也是那一刻,我才覺得茅臺于我的生日那么重要,于我最好的幾個知己那么和諧。

    近些年,我們生活中喝茅臺的人越來越少,幾乎在一般宴會上是看不到的,但買茅臺的人越來越多,市場上各種商品都面臨著銷售極其困難的局面,反而茅臺的價格越來越高,它以不高的開瓶率榮登了本土奢侈品的行列。常有人說,茅臺酒漲到一萬塊也會有人喝。為啥?因為買的人不喝、喝的人不買,喝的人身份越貴,藏的酒就越多,如同股票,買漲不買跌。前幾天看了一個小視頻,中秋國慶之際,在北京某個大型超市,一天投放了15000瓶茅臺,連續5天,每天都被一搶而空。我不解啊。平民蒼生明明買不起、喝不起,老百姓的快意和失落都無法用喝茅臺酒來體現,但又怎會銷售一空?超市規定,必須購買超市指定的、利潤率高的、價值千元以上的商品才能換購一瓶茅臺,這樣得來不易的茅臺又有何用?這其中的奧妙真的說不清楚,也想不明白。我對著酒柜里的茅臺想了幾個答案,也無法說服自己,茅臺是酒,它又不僅僅是酒,是什么,我還是很糊涂。


    本文作者 汲志斌


    未呷一口酒,卻寫了一篇關于酒的回憶;沒有一絲醉意,卻感覺到了思緒的飄飛。對酒當歌,人生幾何?只有走過才知。其實,寫到這里,我依然想說,感謝茅臺,渲染了我半生的色彩。人生,醉了,醒了,繼續行路且長。收筆此刻,窗外,正秋風瑟瑟。

    作者:汲志斌

    庚子年秋于汲古齋

  • 亂花漸欲迷人眼,當下紫砂怎么玩兒?

    玩壺是很多喝茶人對紫砂文化的一種追求。但是,紫砂的江湖有很多種,有我們迷戀的質樸本色,也有讓人漸迷雙眼的亂象。打開自媒體和網路,對紫砂的詬病和擔憂有時大于對它的贊賞——多么奇妙的物件,做壺者期待每一次的嶄新,玩壺者渴望看見每一把壺的不同,蘭陵破陣萬骨枯是精彩,昆明池底照劫灰是迷醉,愛壺者在難以預料又萬分期待中困惑地、糾結地愛著紫砂壺。

    故此,我特別想說一說,亂花漸欲迷人眼,當下,紫砂壺該怎么玩呢?白居易告訴我,在淺草中尋找馬蹄的蹤跡,是沖出紫砂江湖的王者之路。

    汲古齋齋主 汲老

    30年前,我涉足紫砂、瓷器和高端茶器的經營,汲古齋見證了紫砂的輝煌,見過了市場的火爆和瘋狂,當然,也看見了它的沉淪、冷淡和凄涼。

    我們都因紫砂壺而來,縱然具體職業不同,心向往之的紫砂夢卻無異,困惑、糾結與問題也無異。從專業角度講,紫砂壺的輝煌與沉淪都非橫空出世,走到今天它受諸多因素的影響,其中也反映出了我國發展各個歷史階段的社會縮影,也蘊含著人們對茶文化從復蘇、認知到理性的過程。在發展的過程中,隨之而來的市場擴容、監管缺失和圈子文化的誕生,也產生了各種壺友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材料真假難辨、職稱泛濫成災、代工現象極為普遍……真是應了那句話:“上帝讓你滅亡,必先讓你瘋狂!”

    說到這里,痛心疾首,我也是紫砂人,在紫砂的江湖里摸爬滾打,我深深愛著紫砂,真的不希望它沒落或滅亡,我更希望它綠樹長青、青春永駐、一直輝煌,能夠成為和每個人生活息息相關的文化載體。尤其在近一、兩年,紫砂界可謂冰火兩重天。線上的各種大賽、大展、大拍,自媒體推介和宣傳層出不窮,異常火爆。而線下實體店卻哀聲一片,紫砂市場在萎縮,昔日非常繁榮的幾個陶瓷集散地也好不凄涼。紫砂冰火兩重天的局面,我認為跟紫砂發展速度有關,也和今年的經濟形勢有關,更和經營模式的轉變有關,諸多原因,只能探討,無從解決,難以駕馭把捉,聽多了大家對紫砂的抱怨、受騙的經歷和千金買到的教訓,我心生一鼓作氣,紫砂江湖里浮生漠漠,誰與高處覓景,倚劍長歌?不在沉默,聽驚雷劃破長空。

    汲老在宜興

    我們講紫砂,無非一個“亂”字,而這亂象一直都在。十幾年前,我就大聲疾呼,紫砂應該有序健康的發展,應該正本清源,匠人應該要有一種歸屬感,商品和藝術作品應該有嚴格的界定。紫砂壺不僅是一個實用器,用來泡茶滿足人們在品茗過程中的享樂,更具備紫砂材料的稀缺、并與它特殊的藝術魅力息息相關。當然,如果是好的、稀缺的藝術作品、真正的大師之作,它同時還具有金融屬性和收藏價值,是真正的“人間珠玉安足取,豈如陽羨溪頭一丸土”。

    再來看紫砂的歷史,我簡單地作了歸納:從農耕文化走向市井文化,從市井文化走入社會意識形態階層,又逐漸發展到藝術的殿堂。特別是當代,隨著人們對精神文化的需求和對茶文化的追逐,每個人都渴望的擁有幾把紫砂器。正是這精神層面的追求成就了紫砂壺的發展,它是幾百年來人們對中華文化的不懈追求和探索,也是一代代藝人的口口相傳,是先祖給我們留下的非常珍貴的文化遺產。

    汲老在陶瓷城

    足蒸暑土氣,背灼炎天光。紫砂今天的亂象讓我擔憂又心痛,我曾想以我三十年的玩壺經驗給出愛壺人一個很好的答案,所以我多次撰寫文章、做直播、做視頻,和大家交流探討紫砂文化,今天,我用眼觀前、后、左、右四路,一紙清白,萬種心痕,交代玩壺晨昏。

    前觀“洗濯形容露,剜挑口眼通”。莫讓超低價格,損害了健康。物美價廉本身就是偽命題。價格是由生產成本、勞動成本、合理費用、合理利潤組成的。如果一個產品的價格背離了它的成本構成,無論如何是生產不出來的,更何況紫砂壺還要講究質量和價值。所以在價格方面,千萬不要有僥幸和撿漏心理,撿漏的前提是要對紫砂知識有高度的理解和認知,對紫砂市場有深刻的解讀,否則談撿漏,只能是癡人說夢。再說的遠一點,“殺頭的生意、賠本的買賣”都沒人做,不要相信網上那些一、二百元的所謂“原礦全手紫砂壺”的虛假宣傳,底線的生產成本都下不來,怎么可能被你撿漏?這個價位只可能是一些以次充好的“化工壺”、“灌漿壺”、“機車壺”……是有損我們健康的頭號大敵,更甭提實用和藝術價值了。

    汲古齋齋主 汲老

    后觀“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要給我自己定位,自己適合哪個段位的紫砂壺。如果是初學者,我建議以實用為主,這個階段不要追求全手與半手工,它們在喝茶體驗中沒有任何差別。只有進入一定的階段,當對全手、半手工有一定了解之后,才能感受到它的差異之美。如果是收藏階段,要著重考慮作品的稀缺性、原創性,更重要的是大師的品德和技能,必須是行業內風向標式的人物和作品。

    左觀“有所豐收有所貧”。專注產品本身,不要迷信職稱。職稱是國家對藝人技術水平的認可,也是培養人才、鼓勵更多的優秀藝術匠人不斷創新,全身心投入職業的衡量。但當前的職稱也腦洞大開,亂中有亂,一是行業亂,宜興的五朵金花,紫砂、鈞陶、青瓷、精陶、美彩陶,現在除了紫砂之外,其他幾個品類都日漸沒落。而紫砂雖是一枝獨秀,在業內也是兩極分化,高價位高出天際、泡沫橫生,低價位低得離譜、背離了生產成本,中間段又價值錯位,把商品壺當好的禮品壺賣、把好的禮品壺當作品壺賣,把商品和藝術品相混淆,這是紫砂整體之亂;二是職稱評定渠道亂。很多的高級職稱是外地評定,并非外地就不可以評高級職稱,而是“術業有專攻”,每個專業都有自己專業的評定標準,對于紫砂壺職稱的評定,只有宜興的標準規定才是最科學、規范的;三是大師代工,也就是行業里講的掛羊頭賣狗肉,實際上是帶有欺騙性的巧取豪奪;四是五花八門的評比和各種大賽獲獎,稀釋了紫砂藝術的真正含金量。

    汲古齋齋主 汲老

    右觀“大矩崇規,鏈金烹礦”。紫砂藝術品和商品的界定沒有規矩。這是管理者的問題,長期以來有化工壺、機車壺、拉坯壺、壓坯壺,還有半手工壺,這些都是快銷品、實用器。管理者應該在紫砂實用器領域去偽存真,嚴厲打擊化工壺;同時,對機車壺、拉坯壺、壓坯壺等其他成型方式的紫砂壺,要標明工藝方法。因為這些成型方式不是宜興傳統的紫砂制作工藝;對于半手工壺和商品壺,它們能滿足大多數壺友的實用性需求,就要明確標注身份。它屬于流通類實用類的,可以有它的市場、也可以讓它發展壯大。而對于大師壺,帶有收藏性、原創性、金融性的藝術作品,更要嚴格把關,加大監管力度。對這些作品和作者要給予保護,同時完善注冊程序,讓每件作品都有它的檔案和密碼,所有作品都可以溯源,讓作者有數、有序,為作品負責,讓藏家安心。

    文之最后,我還是想說,紫砂壺,其實沒有那么多困惑和糾結,把快速奔跑的腳步停一停,等一等文化和工藝,也許很多問題就迎刃而解了。

    幾百年來,真正的紫砂壺變了么?

    沒變。

    它本無塵土,只是人心復雜。

    我和汲古齋正在努力做,并期待諸位玩家也擦亮慧眼,君不見蠡河之水入丁山,濺出名品佳器如驚雷。紫砂江湖,有你有我,終會匯成一股清流。今朝捧起陽羨一丸土,共君與這香茶同一醉。

    作者:汲志斌

    庚子年秋于汲古齋

  • 稻花香里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記我與沐都里稻米有限公司費文廣先生聚于輝南

    明月別枝驚鵲,清風半夜鳴蟬。稻花香里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

    七八個星天外,兩三點雨山前。舊時茅店社林邊,路轉溪橋忽見。

    月朗星稀的夜,我想寫一篇文章給我的好友,他就是沐都里稻米有限公司的總經理費文廣先生。提筆之時,腦海中首先閃現的是辛棄疾的這首名詞《西江月》,把全詞書于文前,風、月、蟬、蛙,還有稻花的香飄于眼前,內心略過一絲幽靜,我把目光從長空轉入田野,心也更加開闊、舒朗和怡然自得了。

    16022319554012830.jpg

    汲老與費文廣先生

    我與文廣兄相識源于邊防周建中政委,因為我和建中政委是摯友,摯友范圍擴大一點又結識了摯友的摯友,結緣就變得自然而簡單。很多很多年來,我和建中政委心心相通,我們有高度一致的價值觀,有高度契合的人格、興趣、愛好,這樣結成的至誼單純無負擔,只有慧心相通和默默的相助,由此蔓延開來的不僅是家庭的常相聚,還有我們身邊的朋友也成為了情投意合的同道中人。

    與文廣相識已經三四年了,但真正的熟知親密是近一、二年的事情。隨著關系越來越親密,我對費文廣先生的稱謂也從費總自然而然地轉為文廣了。原來,我只知道文廣在廣州有4S店,是為大眾做配套服務的。在我的概念中,開4S店的,一是有錢、二是任性、三是牛逼class,所以對我這種只喜歡平淡、平靜、無華的人來說,真的不愿意走進土豪、大咖的生活,更不愿意與他們有過多的接觸。但是,相知幾年以后,文廣言語親和、舉止溫厚,漸漸地改變了我的固有認知。文廣這個人很平常也很平和,既很務實又很簡單,沒有包裝或不可親近的痕跡,也沒有我們東北所說的那種舞舞玄玄的做派,更沒有高人一等的姿態,所以我心中漸漸產生了好感,也愿意更多的主動的與他交流和相聚。

    16022319563398930.jpg

    汲老與好友在稻米博物館交流文化

    今年8月16日,實際是我的61歲生日,準備和老伴兒在家簡簡單單過一個生日,但是受到文廣熱情的邀請,邀請我們到了他的稻米基地去看一看,在輝南樣子哨鎮常興堡村。我們經過3個小時的車程,穿過了山林,來到了長白山腳下,這里山清水秀,濕潤的山區氣候使人很清爽,這里距白山僅有50公里,離臨江和鴨綠江邊幾十公里,距離三角龍灣30公里。在群山環抱中有一座徽派建筑的四合院,院落3000多平米,依山傍水,白墻黑瓦的江南風格中又有渾厚粗獷的東北木結構,整個庭院種植著東北特有的紅豆杉,清風徐來,別有一番幽靜之感。放眼望去,前面是一個5000平米的水庫,上游是長白山余脈的高山森林,下游是幾百畝稻田,一望無際,遍地稻花香。走近稻花,群蛙在稻田里齊聲喧嚷,仿佛在傾訴豐年在望的歡快,看著眼前的幸福場景,我的心中涌起了陣陣喜悅和激動。

    16022319569294861.jpg

    輝南稻田風光

    這次受邀,感覺應該客氣一下,準備中午吃個便飯,我就返回長春,但是文廣非常客氣,精心準備了午餐,暢談了一整個下午,等到晚間,他聽說我過生日,趕緊買了鞭炮,又烤了一只全羊,全家人為了這頓飯忙了好幾個小時,這讓我感受到了文廣的熱情和做人之道。這種“道”是真誠的、友善的、更是帶有親情味道的,沒有絲毫的造作。在推杯換盞之中,我們交流更多的是友情,但也時時提起文廣的事業。大家都知道今年各行各業受國內外疫情的影響都經營十分艱難,所以作為一個企業家,不能輕易言敗,更不愿意過早退出舞臺。文廣今年剛剛50歲,正好是人生最好的黃金時間,他要二次創業,要回到他的基地輝南,創造一片天地,把目光聚焦在輝南特有的稻米身上,更多的是出自文廣對土地的情懷和創業的熱情,加之拼命三郎的執著。我想,正因為懷有對美好的遐想,對未來的希望才能有這樣的激情,稻盛和夫曾講過,漁民之所以要出海,不僅是因為生活的需要,更重要的是他們對遠方的期許,他們知道自己一定會滿載而歸,所以不懼艱難險阻,出海遠航。我想,文廣對未來的期許是美好的,是天時、地利、人和的高度契合。

    16022319564853010.jpg

    吉林省沐都里稻米私人博物館

    首先來說天時,在國內提倡內循環的同時,中國人要把飯碗都端在自己的手里,那么糧食肯定是第一張王牌。俗話說,民以食為天,糧食是永恒的主題。美國總統克林頓曾經講過,掌握了石油就掌握了資源;掌握了貨幣就掌握了經濟;掌握了糧食就能控制全球,那么糧食這個課題在今天是尤為重要的。

    再來說地利,三角龍灣地處北緯42度,又是長白山余脈的火山噴發區,同時它又有茂密的原始森林,稻米在大氧吧中生長,其自然條件和物理性是無與倫比的,它的冷水米、火巖米、森林氧吧米,在世界上都應該是唯一的,這樣的環境生成的稻米對人類生存和健康,對稻米的口感、視覺都是一種美不勝收的感受。

    16022319568964053.jpg

    汲老與費文廣先生合影于汲古齋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人和,我們做事要有助力,在文廣的稻米事業上,這個助力是文化。因為文廣是滿族人,東北又是龍興之地,要著重體現一個“龍”字,文廣創意用滿語的龍字來命名稻米的品牌,“沐都里”由此誕生。隨著品牌的誕生和文化價值的提升,文廣索性把公司名稱叫做沐都里稻米有限公司。他主要用意是打造稻米的文化品牌,稻米里的貴族,稻米里的稀缺產品。在龍興之地,以“沐都里”的概念注入文化,使大米的承載變得厚重,它不僅是生活必需品,是一個有益于健康的、有營養的食品,更是帶著濃郁滿族文化和皇室文化的文化產品,讓人們在食用的過程中聯想到滿族文化就在我們的嚼味之間。

    16022319561652226.jpg

    吉林省沐都里稻米私人博物館

    談到此時,夜幕已深,在寧靜的森林之中,我們歡笑,暢談著沐都里的前世今生,更多的期許讓文廣興奮、激動,隨著一杯杯祝福的美酒,他已慢慢地沉醉了。

    窗外,蛙聲陣陣,碧水在月光的映襯下擺動著粼粼的波光,在峭拔挺俊的奇峰之下,稻米正在悄悄成熟,稻穗微微低下了沉沉的頭......感謝文廣讓我在庚子年的秋擁有了一個寧靜又愜意的夜晚,也祝福文廣的沐都里稻米承借文化優勢,繼續講好土地與希望的故事!

    作者:汲志斌

    庚子年秋于汲古齋

  • 眾望之歸,汲窯正紅

    在夢中人的夢中,天青色的煙雨,伴著裊裊的炊煙,生生不息了千年,綿延連亙了萬里。

    醒來一個恰好的時刻。汲老這天青色的夢起源藍白千年一遇的物化時刻,于十年前苦心營造,終在庚子年的三月鋪展錦軸。

    窯口未開,春風滿座,青花攜裹著云端最圣潔的白色,釉里紅懷揣著生命最莊重的紅色,粉彩執著著愛里最溫暖的粉色,古彩彰顯著生活最旺盛的綠色……眾望之歸,汲氏開窯。


    15851189133800245.JPG

    汲老在窯口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兩鄉。汲窯創始人汲老,姓氏出自《史記·汲黯傳》,汲窯取先祖忠直剛正本意,祖輩相傳,人如其姓,汲老巧思博古,花甲之年親手造夢,借鑒傳統器型,以明清官窯瓷器為繪畫基礎燒造適合現代人喝茶理念的器物。千年窯口生生不息的炊煙從此有了屬于汲窯的一縷。物傳千載,初心不曾被浮名累,當汲窯帶著青花的素雅,釉里紅的艷麗和諧于瓷白之上橫空出世時,便得到王錫良大師親筆賜名——“汲窯”。


    汲窯珍藏作品


    荊棘葳蕤,無礙眾望來歸。瓷器原生地的每個窯口都有自己的特長和獨門絕技,汲窯如是。汲窯恪守用好料、好工、好釉,好窯鑄就金子品格的承諾,每只杯盞都選用歷史悠久、質軟、白度高、可塑性強的高嶺土,采用傳統手工拉坯、修坯,配以專門釉水配方制作完成,柴窯燒造,平和雅致,發色自然,無浮滑淺薄之感,散發渾厚寧靜之氣。瓷中珍品,雅玩手掌之間,盡顯傳統文儒之氣。


    汲窯藏玩—礬紅描金印盒


    汲窯青花,傳承傳統器型,選用上好釉水,用含氧化鈷的鈷土礦,配以藍青色料在瓷胎上描繪紋飾,杯盞通體施透明釉,經1280-1300℃高溫還原焰一次燒成,藍白呼應,相映成趣;汲窯粉彩,甄選清晚期官窯題材,融會工筆重彩構圖與技法,用含砷的“玻璃白”打底,用蕓香油調合,施以粉彩技法渲染明暗,色彩清麗柔和、細膩雅致;汲窯釉里紅,釉下彩繪,以氧化銅為呈色劑在胎上彩繪,再施釉經高溫一次燒成,白地紅花、色彩鮮艷、熱烈喜慶;汲窯古彩,采用單線平涂法施彩,線條剛勁有力,形象概括夸張,彩料濃艷深厚,透澈瑩亮,艷麗堅硬,極好地展示了中國傳統美學觀念;汲窯斗彩,釉下青花與釉上彩相結合的彩瓷,以青花料在瓷坯上雙勾出花鳥、禽獸、人物的輪廓線,施透明釉,入窯高溫燒成后,再在釉上填入彩料,再入窯經低溫燒成。


    汲窯珍玩—青花團鳳描金杯


    汲窯之作可分三品,一品為汲窯藏品,是高質量的仿古系列,供藏家鑒賞;二品為汲窯珍玩,是珍玩瓷器中的上品,供行家把玩;三品為汲窯雅玩,是雅俗共賞實用之物,供初學者欣賞。三品之上,承諾依舊,以姓氏冠名的窯口,必用誠信人品做保!汲窯鄭重承諾:不滿意就退貨,戒欺守信,口諾不移。


    汲窯珍玩—粉彩福壽蓋碗


    大音希聲,棲息人間,安靜執著實屬不易。汲老誠信經營汲古齋老店27載,占地70平方卻創造了線下體驗、線上交易的國內、國際電商平臺,鑄造了銷售觸及天花板的“汲古齋品牌”;汲老不曾嘈嘈而論,侃侃自辯,然而在自媒體平臺上卻氣場全開,縱橫捭闔,凌厲果斷宛如王在他的封疆,打造了個性化前沿新知的“汲老品牌”;專業向深處縱深,從走入傳統文化到深入傳統文化再到成為傳統文化局中人,汲古齋發揮瓷器強項,匯聚大家風范,“汲窯”品牌在今年集中發力,在靜靜之中前行,兼濟天下,又拂動春風,創造了景德鎮又一個一生生不息的窯口!

    熱愛與夢想在路上。汲窯奮身在前,初心不被浮名累,天青色的煙雨靜靜訴說著平生無愧。再望汲氏窯口,穿越千年的窯火正紅,是與你眾望來歸。

長春市汲古齋青怡坊店    吉林汲古齋瓷器藝術館

地址:長春市南關區通化路青怡坊茶城11號    長春市青怡坊北門汲古齋瓷器藝術館    電話:81159219     13596073300

国产精品午夜视频自在拍_全球熟女av大全导航-野花电影网 逆天邪神 快看笔趣阁 无弹窗小说 久久小说